<input id="q30op"><form id="q30op"><samp id="q30op"></samp></form></input>
<em id="q30op"></em>

        <th id="q30op"></th>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中文 | English

        咨詢熱線: 028-85121781

        當前位置:首頁 > 動態中心 > 科研動態 EMBO J:去泛素化酶抑制劑或有望作為新型療法發揮抗癌作用
        EMBO J:去泛素化酶抑制劑或有望作為新型療法發揮抗癌作用
        [ 來源:轉載自網絡   發布日期:2021-04-21 10:09:15  責任編輯:  瀏覽次 ]


        理解控制細胞分裂的組分對于科學家們闡明生命體的工作機制,以及這一微妙過程的改變如何導致諸如癌癥等疾病的發生至關重要,而這也正是細胞周期關鍵調節子的發現和其對癌癥等過程的影響。基于穩定p53的能力,去泛素化酶USP7的化學抑制劑目前正在被開發用作新型抗癌藥物,無論其活性如何,USP7的抑制劑也會以一種不依賴p53的方式來產生DNA損傷,然而,這種基因毒性的機制及其對USP7抑制劑的抗癌效應的影響目前在科學界仍然存在一定的爭議。

        近日,一篇發表在國際雜志The EMBO Journal 上題為“USP7 limits CDK1 activity throughout the cell cycle”的研究報告中,來自西班牙國立癌癥研究中心等機構的科學家們通過研究發現了一種新型的細胞周期控制元件—USP7蛋白,其或能扮演制動器的角色來阻斷細胞分裂,直到復制遺傳物質的過程被完成,同時其還能監測細胞中遺傳物質的復制過程來確保其處于正確發生的狀態;USP7就好像是細胞中的隊長一樣,其能讓驅動細胞分裂的引擎保持低速運轉的水平。

        除了對理解細胞周期的重要性外,本文研究結果或許還對于腫瘤學的研究具有深遠的影響和意義,因為在過去三年里,全球多家生物制藥公司一直在開發治療癌癥的USP7抑制劑。本文研究結果表明,USP7抑制劑能誘發控制細胞周期的“機器”發生無節制且永久性的活性,從而就會導致遺傳物質在細胞復制時出現錯誤或破裂。而理解這些藥物的作用機制或能幫助改善研究人員識別出可能因為治療而獲益的患者,并能尋找是否這些藥物能與其它藥物聯合使用來發揮最佳的作用。

        在細胞分裂過程中,細胞所面對的最微妙且重要的過程之一就是進行遺傳物質的復制以便隨后分配到子代細胞中,如果這種情況以一種不正常的方式發生地話,細胞就會積累突變,使其變得不穩定甚至發生細胞癌變。早在2016年,研究人員就在Nature Structural & Molecular Biology雜志上刊文指出,USP7能夠伴隨形成部分復制體的分子集群(參與DNA復制的一組蛋白質),從而就會在基因組中DNA復制的位點消除特定的標簽或泛素信號,進而促進復制過程的進行;當時研究人員就懷疑,除了能調節DNA的復制外,USP7抑制劑或許還會影響細胞的周期。

        USP7抑制劑作為抗癌藥物的開發主要基于其能激活腫瘤抑制蛋白P53的活性,P53是一種有效的細胞自殺誘導子;然而在2016年發表的這篇研究報告中,研究人員發現,這些抑制劑對基因組復制的影響并不完全與P53有關,本文研究數據則表明,USP7對于攜帶或不攜帶p53的細胞的基因組復制都是必不可少的。那么,如果不通過P53的話,這些抑制劑又是如何促進腫瘤細胞死亡的呢?這篇研究報告中,研究人員就發現,這些抑制劑/藥物對調節細胞分類的細胞周期“機器”會產生直接效應;尤其是,利用這些抑制劑的療法或能誘發CDK1蛋白質的過早和廣泛激活,而CDK1是細胞周期的關鍵驅動子,其會導致細胞分裂失控、DNA損傷乃至最終的細胞死亡。

        實際上,通過解除對CDK1的調節來發揮作用的USP7抑制劑或能為科學家們開發新型組合性抗癌療法以及增加藥物的有效性提供新的思路和線索。研究者指出,目前有幾種抗癌療法正在進行臨床試驗,其作用水平相同,即有利于促進CDK1過早激活,比如ATR或WEE1抑制劑等。研究者表示,USP7抑制劑與其它能促進CDK1活性的抑制劑的組合性療法所產生的效應或許是協同性的,而且還會增加這些化合物在癌癥患者機體中的抗癌效應;此外,研究人員還推測,能降低CDK1活性的藥物或回降低USP7抑制劑的療效。

        本文研究結果對于這些USP7抑制性化合物的使用也具有重要的意義,因為其證實了2016年研究人員的觀察性研究結果,即這些藥物能有效發揮作用而與腫瘤是否表達P53無關;最初研究人員的想法是,通過刺激P53來發揮作用的USP7抑制劑或能限制其在腫瘤中表達該蛋白的患者的應用潛力,這種情況出現的比例略低于50%。因此,這些抑制劑或會通過一種P53非依賴性的機制來發揮作用,同時這一研究發現也為更多患者的治療提供了新的線索和應用前景。

        綜上,本文研究中研究人員揭示了USP7或能在所有細胞周期階段限制CKD1的活性,這或許就提供了一種新型機制,通過過早激活CDK1來幫助解釋USP7抑制劑的毒性效應。目前研究人員正在重點闡明癌細胞對諸如USP7抑制劑等抗癌療法產生耐受性的新型分子機制,從而有望改善新型療法在臨床治療中的應用和治療效率。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

        上一篇:PNAS:揭示前列腺癌進展和治療抗性的代謝機制
        下一篇:Mol Cell:抑制關鍵細胞材料的合成來減緩腫瘤的生長
        【相關資訊】
        ·Nature:新型人工智能系統或能改善多種人類復雜轉移性癌癥的診斷 2021-05-07
        ·Science子刊:科學家開發出更為有效摧毀實體瘤的STAR-T細胞療法 2021-05-06
        ·Science:靶向DNPH1治療PARP抑制劑抵抗型腫瘤 2021-04-29
        ·Nature Cancer:乳腺癌腦轉移依賴于脂肪酸合成 2021-04-28
        ·Nature子刊:EZH2+PD-1抑制劑可增強前列腺癌療效 2021-04-27
        ·Cell子刊:新研究揭示CAR-T細胞治療實體瘤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021-04-26
        ·Front Immunol:一種新型藥物組合性策略或有望幫助治療多種癌癥 2021-04-23
        ·PNAS:揭示前列腺癌進展和治療抗性的代謝機制 2021-04-22
        韩国三级bd高清,夜色福利院在线看,久草视频新免费,欧美性色19p 网站地图